正确的花钱推广
得到更多的回报

48小时后 《TikTok去哪儿》第二季来了

  作者 郑玄

  科技行业年度“综艺”《TikTok去哪儿》的大结局更加扑朔迷离了。

  它的买主是谁?交易时间是什么时候?它又可能不卖了?截至9月3日发稿,TikTok美国业务出售一事仍然在迷雾中。

  最新消息是,9月3日,路透社称TikTok的潜在买家,提出了四种潜在收购选项,其中包括在不包含其关键的算法技术的情况下收购TikTok美国业务——这是应对上周五(8月28日)中国调整技术出口目录而定的一种方案。但失去了它的兴趣推荐算法,TikTok可能就不值300亿美元了。

  这种交易方案可能也放到了TikTok的创始人张一鸣桌上,前一天(9月2日)据称他重新考虑了TikTok前景,可能拒绝出售。

  这也导致了原定的——48小时内——交易敲定落空。此前,CNBC称,TikTok最早于当地时间9月1日(周二)官宣达成交易,作价200 -300亿美元。

  9月2日当天,美国总统特朗普重申,如果不在约定的45天内——即9月15日前完成交易,TikTok在美国的业务将被关闭。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达成交易协议越来越复杂了。路透社说的另外三种方案包括:

  1、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协商最多一年的过渡期;

  2、寻求中国批准,将TikTok的算法转让给其美国资产买家

  3、涉及字节跳动将算法授权给TikTok资产的买家

  交易方案复杂,交易时间不一,交易价格多变,买家组合也越来越奇怪了。

  最早是微软,后来加入了有字节跳动股东红杉资本等投资者支持的甲骨文——一家做企业软件的老牌公司,看起来与短视频毫无关联。然后是做零售的沃尔玛,据称它还称联合日本的软银、Google母公司组成财团想参与竞购,但无奈因买家必须是美国公司,最后作罢。

  现在,则是微软与沃尔玛联手一起竞购。

  就在交易处于一团迷雾时,TikTok的 CEO凯文·梅耶尔闪电辞职。当时,包括字节跳动董事长张一鸣、TikTok临时CEO帕帕斯在内的字节高管均称将在数日内给出最终方案,多家外媒相继报道交易即将完成。

  但现在,最后的疑问已经不止是TikTok会“花落”谁家,随着中国技术《出口目录》调整,为字节跳动这场“交易”变数越来越多。

  接下来,TikTok走向如何?作为全球化最重要的一环,TikTok主要市场没有了,还有谁能支撑字节跳动的全球化梦想?全球化进入慢车道,字节为什么悄悄回归国内业务了?

  TikTok曲折“卖身”一个月

  过去一个月,是TikTok的“至暗时刻”。

  7月31日晚间,特朗普在美国总统专机“空军一号”上宣布,将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

  在此之前,据称7月在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的牵线下,字节跳动已经连续几周暗中与微软就交易TikTok美国业务进行谈判。根据谈判内容,字节跳动将保留TikTok少数股权,原本预计8月3日达成初步协议。

  但特朗普的突然表态打乱了所有谈判参与者的节奏。

  《纽约时报》称,几位积极促成交易的白宫顾问对此非常愤怒,包括财政部长姆努钦在内的官员想说服特朗普支持微软的收购计划。“交易派”还提出,TikTok的出现让市场多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打破Facebook和推特垄断的局面。

  经过一番博弈和协商后,有了8月2日微软的声明:9月15日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谈判,收购美国、加拿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四国业务。被说服的特朗普在第二天提出了史无前例的要求:白宫要抽成,因为是他促成了这桩交易。

  迫在眉睫的封禁期限,让字节跳动在谈判中颇为不利。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此前红杉美国和泛大西洋投资为首的财团,曾考虑从字节跳动手中收购TikTok大部分股权,他们给出的估值约500亿美元,是TikTok2020年预计10亿美元营收的50倍。

  特朗普的封禁令,某种程度上让TikTok估值缩水了。CNBC曾报道称最后交易将以200-300亿美元的价格成交。而财新网报道称,接近交易的人士此前称TikTok北美四国的估值被压低至100亿美元。

  就在几天前,中国商务部调整技术出口限制目录,让TikTok北美四国业务交易再生变数。

  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崔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对于新目录生效时尚未完成交易的技术出口方,如果准备出口调整后目录中的限制类技术,建议暂停磋商与贸易程序,履行好相关申请手续。

  他特别提到了TikTok,“建议字节跳动认真研究调整后的目录,严肃并慎重考虑是否需要暂停相关交易的实质性谈判,履行好法定申报程序,而后再视情采取进一步行动。”

  字节跳动随后也回应,将按程序处理关于技术出口的相关业务。

截图来源于中国商务部截图来源于中国商务部

  根据中国商务部官网公示的文件,信息处理出口限制项目新增“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

  根据《华尔街日报》,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出口目录》调整出台前,字节跳动的推荐算法都被视作交易的一部分。行业分析师认为,TikTok快速增长的关键,就是这种可以根据人们喜好推荐视频内容的核心算法。

  目前交易双方都在试图确定该命令是否意味着上述算法的转让需要经过中国商务部门的批准,如果需要,涉及的复杂性降低了交易可以短时间内完成的机会。

  一位熟悉相关技术的技术专家称,保留核心算法并不一定意味着TikTok在美国运营的结束,因为软件工程师仍然可以使用TikTok的用户数据作为基础培训数据集来重建它。他说,但是这一过程可能会花费一些时间,并可能导致TikTok失去目前的竞争优势。

  在《出口目录》调整后,特朗普并没有改变此前的说法,9月1日他再次向媒体确认,如果交易未能在9月20日前完成,他将根据行政令关闭TikTok在美运营。

  根据路透9月2日消息,TikTok潜在提出了四种潜在收购方案:

  1、是在出售时不包括核心算法,虽然能绕开中国的出口管制,但对于必须快速拿出替代算法的收购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2、与监督交易谈判的CFIUS协商最多一年的过渡期,但不清楚这种方案是否依然需要中国政府的批准。

  3、寻求中国批准将TikTok的算法转让给其美国买家,但是鉴于中美在贸易、网络安全和新冠疫情方面的关系不断恶化,这将放大交易的地缘政治风险。

  4、第四种是由字节跳动将算法授权给TikTok的买家,而不是直接转让,但这可能会让CFIUS感到担忧,该机构希望字节跳动与TikTok美国撇清关系。

  不管结果如何,字节跳动都要做好下一步的准备。而这也是它即将面临的挑战:TikTok是字节跳动全球化最重要的一环,失去了它,接下来怎么办?

  如果失去TikTok,字节跳动的全球化怎么办?

  2015年,张一鸣提出了字节跳动要全球化。而这5年间,它也像张一鸣所描述那样按部就班地出海,到主要的国家去,而当中,TikTok是字节跳动全球化最重要的一环。

  仅从下载量来看,TikTok已然是全球增量最大的移动应用。今年5月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抖音和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Play的总下载量突破20亿次。过去7个月来,抖音和TikTok新增加了7亿用户——在流量焦虑的当下,还有谁能做到这个成绩呢?

  这个发展速度,无疑让TikTok成了这两年的当红辣子鸡。也难怪美国最大社交流量入口Facebook,中国的腾讯,都把字节跳动、把TikTok当做最大的“敌人”。

  而且,受今年疫情影响,TikTok美国用户数激增。根据此前公布的数据,2018年1月TikTok在美国约有1100万,到了2020年8月TikTok美国的月活超过1亿。相当于每3个美国人中就有1个每月至少刷一次TikTok。投资银行PiperSandler今年一季度做的调查显示,超过60%的美国青少年至少一个月使用一次TikTok,而Facebook和Twitter则是36%和41%。

  一位母基金投资人在与投中网的交流中,多次感慨没有想到字节跳动能在内容领域的全球化做的这么好。“阿里、腾讯的全球化也没字节搞得好。我以为还得再过好多年,中国才能对外输出软实力(该投资人认为现在已实现)。真很牛逼,非常厉害。”

  他告诉投中网,抖音(TikTok)太猛了,抓住了人性。抖音,或者说TikTok以本土化方式生产短视频——而且是“病毒式”的短视频——像好莱坞电影那样通过软实力,影响用户心智。而且,它的全球模式很“聪明”,雇用当地的人用本土的方式运营。

  毫无疑问, TikTok是字节跳动打头阵的业务。但现在TikTok处境艰难:用户量最大的印度市场仍处于封禁,最赚钱的美国市场已被“抢夺”,以及表现不错的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都被打包卖掉。

  失去印度和美国市场,意味着TikTok损失了将近一半的海外用户。更别说现在,两个月内少了6个主要市场,接连的重创或许也切碎了TikTok的全球版图。

  张一鸣5年前提出来的国际化之路,是不是就此“梦断”?除了TikTok,字节跳动还有哪些产品能支撑起张一鸣的全球化之梦?

  投中网获悉,目前字节跳动在全球126个城市设有办公室,其产品出海到全球150多个市场。在列示的主要经营实体中,TikTok设有4个海外子公司,分别是负责北美市场的美国公司,澳洲市场的澳大利亚公司,东南亚和印度市场的新加坡公司,以及负责欧洲业务的英国公司。

  投中网了解到,字节跳动通过自研和并购的方式先后在海外运营10余款产品。

  其中,自研产品包括头条海外版TopBuzz、抖音海外版TikTok、火山小视频海外版Vigo Video、小语种文化社区Helo、办公产品Lark、音乐流媒体Resso等。

  此外,字节还通过投资并购的方式参与、控制了新闻流媒体Dailyhunt、BABE、NewsRepublic,短视频平台Flipagram、Musical.ly,直播平台Live.me等。其中TopBuzz、Musical.ly产品因为运营、合并等原因,先后被字节跳动关停。

  但实际上,除了TikTok,字节跳动旗下的其他出海产品矩阵也非一帆风顺。印度公布的封禁名单中除了TikTok之外,字节系另外两款印度出海产品Helo(印度方言内容社区)和Vigo Video(火山小视频海外版)也出现在封禁名单上。

  尽管国际化“受挫”,实际上字节跳动坚守着自己原有的疆土——在国内市场悄悄布局,在一个巨头未能覆盖的细分领域开辟一片新战场。

  全球化进入慢车道,字节悄悄发力国内业务

  投中网了解,今年以来,字节跳动着重地布局于游戏和教育领域。在疫情大部分企业裁员之际,字节跳动年初先后发出橄榄枝,要在游戏招聘千人,教育领域招聘万人。

  游戏领域不难理解。作为流量和变现的“奶牛”,它不管是字节跳动,还是阿里巴巴等公司的首选。

  36氪报道称,字节跳动的游戏业务大致可分为轻度休闲游戏和重度自研游戏。2019年初以来,从《消灭病毒》《音跃球球》到《我功夫特牛》,字跳通过抖音等自有超级流量App和外渠道的投放买量成功验证了轻度游戏的发行和运营策略,证明字跳做游戏具有渠道优势。

  在教育领域上,字节跳动更是长线布局。张一鸣今年3月在内部信中强调教育为公司新战略方向之后,字节跳动在这个领域动作频频。

  今年3月和4月,字节跳动先后推出瓜瓜龙英语和瓜瓜龙思维,并于8月收购数理思维产品你拍一。此外今年6月,字节跳动宣布推出“学浪计划”,通过头条、抖音、西瓜视频投入百亿流量扶持平台教育创作者,计划打造5位千万粉丝线上名师和550位百万粉丝名师。

  除此之外,字节跳动还加大了教育人才储备。今年5月,字节跳动旗下清北网校的一则招聘启事刷屏,称将为优秀教师提供“年薪两百万,上不封顶”。

  除了教育和游戏,字节在近两个月来其实也加大了投入步伐,涉足了医疗知识和房地产卖房。

  除了教育和游戏,字节跳动最近1个月里加快了尝试国内其他垂直领域的步伐,包括8月初入主房产交易平台“幸福里”的运营主体北京时光荏苒科技有限公司;以及8月中旬数亿元全资并购百科名医,加码医疗内容。

  现在,维持一个月的TikTok出售已尘埃落定,字节跳动接下来会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而对于中国出海企业来说,字节跳动的遭遇也是一个很好的警示。此前熟悉美国法律和资本市场的董毅智律师曾向投中网表示:“资本市场问题政治化是现在的趋势,这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现在不是一个好的时间节点,盲目认定资本市场还是按照原有的既定的游戏规则进行,这样的想法实在太过于乐观。”

https://tech.sina.com.cn/i/2020-09-03/doc-iivhvpwy4627470.shtml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佛山百度推广 » 48小时后 《TikTok去哪儿》第二季来了

佛山百度推广,我们更专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