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花钱推广
得到更多的回报

股价暴涨用户大增 网飞拥抱好莱坞

  股价暴涨用户大增 网飞拥抱好莱坞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侯明钰

  2020年,全球大部分的影视娱乐公司不好过,但是网飞(Netflix)却是一个例外。这家流媒体平台巨头不仅有足够内容存货,而且还在制造更多。

  9月1日,科幻小说《三体》三部曲的版权方游族与网飞共同宣布,已达成协议,将联合开发制作《三体》英文系列剧集。

  《三体》剧版将由HBO《权力的游戏》主创大卫·贝尼奥夫(David Benioff)和D.B.韦斯(D.B. Weiss),《极地恶灵》运作人亚历山大·吴(Alexander woo)担任执行制片和编剧。小说的原作者刘慈欣和《三体Ⅰ》《三体Ⅲ:死神永生》的英文译者刘宇昆也将担任该系列的制作顾问。

  疫情期间,世界各国颁布居家令,人们日常生活的娱乐重心在网络上,流媒体视频的播放量大增,网飞无疑是其中最大赢家之一。

  今年上半年,网飞已累计播出超过40部原创电影,遥遥领先所有的流媒体和电影厂商。其中,《誓血五人组》播出后好评如潮,被评为Netflix最佳原创之一。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网飞新注册会员数量达到2600多万,其中第一季度暴增1580万用户,创下了网飞成立以来的最高纪录;第二季度表现依然强劲,超过1000万的增长量。不仅远远高于华尔街几百万的预测,其中,还有近300万的新用户来自美国,这是多年来单季度美国会员数量最多的一次。

  会员的增长也带动了股价飙升。自3月16日以来,网飞股价已上涨逾80%,从300美元的水平上涨至550美元左右。

  拥抱好莱坞

  3月,网飞和韩国团队联合打造的《王国(李尸朝鲜)》第二季回归。这部讲述恐怖瘟疫蔓延古代朝鲜王国的僵尸网剧,被誉为古装版《行尸走肉》,已经成了网飞今年区域市场年度收视率最好的剧集。

  值得一提的是,《王国》单集成本超过了178万美元,是韩剧历史上最贵的作品之一。

  《王国》的成功只是冰山一角。早在疫情暴发前,网飞基本完成了今年大部分的节目制作。其海量丰富的内容让对手自叹不如。仅在9月的第二周,网飞上线了近22部节目和影视剧,相当于每天都有三部新的内容面世。

  一方面,网飞的大量影视“存货”满足了用户的娱乐需求;另一方面,网飞纯会员制的订阅模式,在疫情下用户群体反而增加了,给打造制片+发行+观看一体化内容平台创造可能。

  其实在过去的两年多里,网飞一直在为自己的全球布局做着严谨而周密的准备。

  为了在海外市场寻找新的用户,网飞与每个地区市场的网络运营商签订了协议:网飞跳过了烦人的广告活动和繁琐的许可协议,在海外市场获得了众多新用户;当地供应商通过将网飞整合到他们的计划中,获得了相对于国内竞争对手的竞争优势。

  自2016年全面开展全球性内容战略以来,全球190多个国家及地区已被其“收入囊中”。

  网飞一直在海外找寻合适的创作题材。在选择IP的时候,网飞会非常注重本土化,选择的题材也会与合作国擅长的题材相契合,比如在韩国拍僵尸题材,这也许是受到了电影《釜山行》的影响,在英国拍历史政治题材,在日本拍情色和惊悚题材。

  随着订阅者的增加,利润增长,网飞则将这些收入继续投资到自制内容上,实现持续增长的良性循环。

  根据《综艺》杂志报道,网飞今年计划投资173亿美元(约1189亿元人民币)进行原创影视内容的制作,这个金额几乎是2019年中国票房总和的两倍。

  “网飞正在远离华尔街,拥抱好莱坞。”一句美国媒体界的戏言,或已成为这家重流媒体公司当下的写照。

  《纸牌屋》成转折点

  网飞业绩离不开23年的积累和沉淀,其诞生故事也是众说纷纭。

  一个流传甚广的版本是,1997年,联合创始人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租了一部电影《阿波罗13号》,因为逾期不得不支付40美元的滞纳金,而后他就萌生了创办可订制影视服务的媒体的想法。

  当然,《复盘网飞》一书提及的真相是,定制服务在网飞之前就已经有了,有些可能比网飞的想法更好。而网飞的成立也是经过了数月的研究和数次马拉松式的会议。

  哈斯廷斯后来回忆:“我们认为基于互联网的电影租赁代表了未来,首先是改善服务和选择的手段,然后才是电影交付的手段。”这个想法为网飞的建立打下了基础,1997年,哈斯廷斯与马克·兰道夫(Marc Randolph)共同创立网飞。

  仅在网飞正式创建第一年,该公司就新增了23.9万名会员用户。2002年,网飞上市,合伙人兰道夫离职,哈斯廷斯成为公司核心人物。

  网飞于2011年实现股价新高。在那之后,哈斯廷斯作出了一系列被评论为“有问题的决定”:他将传统DVD订阅业务和当时刚刚起步的流媒体业务分成了不同的服务,并分别收取单独的费用。该决定立即受到强烈反对,并被许多订阅用户视为“抢钱”。这项决策导致大约80万订户放弃了该服务,于是在宣布服务分流不到一个月后,哈斯廷斯完全取消了该计划。

  哈斯廷斯的初衷在于“希望在视频点播流行前做好准备”,但他似乎错误预估了变革的发生时间。截至2011年底,网飞的股价下跌了75%。

  2013年,网飞凭借其备受瞩目的政治剧《纸牌屋》(House of Cards)首次进入原创节目领域。《纸牌屋》改编自英国迈克尔·多布斯的同名小说,作者本人就是英国保守党副主席,其对英美政治风云格外了解,也正因如此,他的原著给剧集注入了很强的魅力。

  该剧获得了业内和观众一致好评,这也是网飞飞速发展的关键转折点。网飞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真正出路,即通过网飞专有平台发布原始内容的一站式服务。

  一个视频网站,从发布内容的平台过渡到自制内容的平台似乎有些艰难,但对于依赖订阅服务创收的网飞来说,这种举措非常必要。网飞生产的优质内容越多,吸引的会员用户就越多,由此创造更高额的利润。

  从2016年起,网飞一发不可收。其内容制作吸引了好莱坞最杰出的团队,并获得了无数奖项和荣誉,其中包括第68届黄金时段艾美奖的54项提名。在2017年,网飞实现了曾经可望不可及的目标:用户数量超过了美国有线电视用户的总数,达到了1.17亿。

  哈斯廷斯个人财富也与网飞的股价一起持续增长。2020年,拥有网飞约1%的股份的他个人资产达到了37亿美元。

  这位已经60岁的创始人近期决定分享自己的权力,7月16日,网飞发生人事变动,其首席内容官泰德·萨多斯(Ted Sarandos)成为联席CEO。

  萨多斯是最近10年里网飞霸业的扩土者,也是网飞所有原创内容的最高负责人。2013年,正是萨多斯力排众议豪赌《纸牌屋》,让网飞在自制剧上找到生机。

  可以预见,这家巨头未来仍然会坚定寻找优质IP,创造内容神话。



https://tech.sina.com.cn/i/2020-09-08/doc-iivhuipp3079576.shtml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佛山百度推广 » 股价暴涨用户大增 网飞拥抱好莱坞

佛山百度推广,我们更专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