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花钱推广
得到更多的回报

没有健康码不能出行、没有手机不能就医 1.8亿老人“被隔离”

即便到了2019年,在安徽农村,留守老人张玉荣奶奶依然用的是老人机。图/东方IC即便到了2019年,在安徽农村,留守老人张玉荣奶奶依然用的是老人机。图/东方IC

  来源/《IT时报》

  作者/IT时报记者 孙鹏飞

  一部智能手机,将两个群体割离,分属两个阵营。

  “少玩会游戏,对眼睛不好,看一看远方。”老人说道。

  只是,小孩子依然沉浸在屏中的世界中,面对善意,他们有时用沉默回应,有时回击:“知道了,知道了!”随后轻声嘀咕,嘲笑老年人不懂玩手机的乐趣。

  这样的故事,发生在不少家庭中。一部智能手机对老人是陌生的,手机中的数字世界,也是。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有2.4亿60周岁以上的老年人,而截至2020年3月,中国9.04亿网民中,同样年龄段的网民只有6.7%。按此计算,中国仍有1.79亿老人没有上网。

  不网购、不看直播、不刷新闻,他们原本以为,网络不会对他们的生活带来影响。其实不然。

  8月底,一则新闻引发热议,哈尔滨一位老人因无法扫描健康码而被公交车司机赶下了车。当数字化、网络化渗透大多数年轻人的生活日常,用着老年机的那群老人们,连出行都成为问题。

  《IT时报》记者发现,在老年群体中,有人因为没有一部智能手机而遇到买菜、看病、出行困境,也有人在网络边缘试探,尝试进入那个未知的世界,却在挣扎中放弃。

  这些本该是日常生活中最简单的操作,却令他们寸步难行。在经历无数次尝试后,他们最终妥协,留下黯然转身离开的身影。

  但他们不该被忽视和疏离。

  01

  一部落后的手机

  没有健康码 买菜、就医被拒之门外

“怎么来了场疫情,外面变化这么大?”“怎么来了场疫情,外面变化这么大?”

  两年前,40后宁波人王芬(化名)收到了一部老年机。子女为了能随时联系她,给她办理了手机套餐,并不时为她的手机账户充值。

  但王芬的生活还处于2G时代。因为不会写字,这部老年机唯一的用处,便是拨打电话。有时候,她会嗔怪子女乱花钱,家里交了电话费,子女明明可以打电话联系她。

  有时候出门,王芬会将手机落在家中,令子女们干着急。

  新冠疫情袭来,2月5日,王芬所在村庄的菜场关门,吃饭成为问题。为此,女儿从电商平台上为她下单了水饺、面粉等物资。这是难得一次她感受到网络对生活带来的益处。

  转念间,她又认为,这只是特定背景下的特殊现象。

  只是,疫情加速了“王芬们”的失落感。抢口罩,需要在线预约,没有智能手机的他们,注定难以抢到,只能求助于子女。

  菜场开放的第一天,王芬原以为戴上口罩就能入场,却因为无法在老年机上出示健康码,而被拒之门外。她转身,默默离开。那个星期,蔬菜、肉类还是依靠子女供给。

  王芬向往此前平静的日子,在那个简单的世界,不用戴上口罩,也没有健康码的困扰。如今,她所在小区的菜场放低了对戴口罩、健康码的要求,只是伤痕已经留下。王芬开始觉得外面的世界变得越来越陌生。“怎么来了场疫情,外面变化这么大?”她很困惑。尽管那个世界,在很多年轻人看来,不过多了一个点开智能手机的步骤。

  乘公交、入医院、交水电费、乘火车甚至到景点游玩……这些曾经老人们熟悉的场景,却都要求用户示健康码,而老年手机,注定无法实现。今年3月,杭州政府推出一项业务,老年人可以通过刷市民卡显示健康码状态。随后嘉兴、台州等地跟进。只是,更多的城市保持沉默。

  国庆假期即将来临,不少景区开启了线上预约,而人工窗口逐渐关闭。你能想象老人来到景区后又被劝退的扫兴吗?

  如今,王芬变“宅”了,她很少外出走动,有事情找子女帮忙。有时候,她会想,村里的孤老们没有子女的帮助,又该怎么办?

  02

  一台冰冷的机器

  挂不了号,买不了票

“这样的操作对老人太不友好了!”“这样的操作对老人太不友好了!”

  走过健康码的关口,老人可能还会面对一台台陌生而冰冷的机器。

  年龄增加,器官功能衰退,大大小小症状开始出现,不得不前往医院看病。只是,进入医院,老人们最先接触的,往往是挂号机器。

  有网友直言,一些医院挂号必须要在App或机器上进行。“如果老年人识字不多、眼神不好,这样的操作对老年人太不友好了!”一位医院志愿者告诉《IT时报》记者,她还记得一位老人面对机器时的恐慌:不知道要按哪个键,手是颤抖的。也有老人因为听力问题,需要志愿者重复多次,才能听清楚操作流程。

  除了不会使用挂号机器,疫情进入常态化防控后,不少医院施行预约制,而且只能提前一天预约,对于老人而言,这些信息他根本没有渠道或者不知道如何获取,即便有智能手机,也操作不来。上海一位市民告诉记者,前不久家里老人带着孩子去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看病,结果跑到现场才知道,需要提前一天预约,只好无功而返。

  各家医院对于预约标准执行不统一,看病前应该拨打医院的电话预约,但不少老人甚至不知道医院电话要如何寻找。

  部分医院还保留了人工服务通道,老人可以多一条选择,只是,那条通道往往会排着长队,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等候。

  当看病变得不再方便,很多时候老人只能默默承受。

  王芬对于操作机器格外谨慎。一不小心按重了,屏幕会不会坏掉?坏掉了又该怎么办?她会焦虑。

  胡娟(化名)也是。她还记得不久前到杭州坐地铁时的场景。火车停靠在杭州东站,下车后,她要换乘地铁。

  这是一个人流涌动的站点。摆在胡娟面前有三种乘车支付方式:扫码进站、机器购票、人工窗口。可前两种方式,胡娟不懂,也不敢尝试,她不知道自己需要坐几号线,而人工服务窗口,排着一条队伍。

  胡娟选择了排队,她认为,机器是笨拙的,不小心点错了,又要重新来一遍,与人沟通更方便,尽管她要等。只是,胡娟不知道,在追逐效率的趋势下,未来机器、机器人将替代越来越多的人工岗位。人工客服正在逐渐消失。

  《IT时报》记者了解到,某城商行支行为了节约成本,如今只留下一个人工窗口。

  而一位全家用户告诉记者,某一次她在全家看到整个便利店中只有4台自助机在运作,没有人工收银。不懂如何操作的老人,拿了物品后不得不放回。

  当银行中出现越来越多的智能柜,超市中排放着自助收银机,面对机器,老人始终无法适从。

  03

  一张令人困惑的网

  无法奢求的简单操作

“你能相信,老人舍弃了唯一的消遣——看电视吗?”“你能相信,老人舍弃了唯一的消遣——看电视吗?”

  有些老人对网络世界充满好奇。

  方君已经学会如何在iPad上看剧,动动手指就能点开片子。但她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在微信发语音询问儿子。

  “iPad说要更新,我要不要点?”“为什么现在看剧又出现广告了,你会员账号要怎么登进去?”“你的苹果账号密码是什么?这个视频要更新了才能看!”

  有时,微信迟迟没有收到回复,方君选择不折腾。

  为了给用户留下系统改进的影响,不少互联网企业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更新应用。尽管有的时候系统只是修正了小bug(问题)。但对老人来说,却是困惑。

  他们往往不懂如何注册App,用的是子女的账户,可面对App的更新迭代,却不知所措。如果一段时间后账户自动登出,意味着他们又要寻求子女帮助。尽管他们已经算是一名“网民”,但也只能在网络边缘徘徊。

  一位电信装维人员告诉《IT时报》记者,居家隔离期间,与他同小区的一位老人因为网线松动,无法打开IPTV,在近2周的时间里,“你能相信,老人舍弃了唯一的消遣——看电视吗?”

  他还是因为和老人见面闲谈才得知,并上门解决了问题。

  尽管只需将网线拔出后再插入,但对于老人而言,因为不懂网络,这个动作还是太复杂了。

  50后汪华强(化名)对孙子又爱又恨。他愿意和小孩子待在一起,只是家里的电视、手机被小孩子玩过后,原本简单的网络世界变得一片狼藉。

  有一次,为了看硬盘里的动画片,孙子将电视的接口调整到USB模式,但离开时,孙子没有调回来。汪华强傻眼了。如果这是一台平常的电视,他还知道如何从遥控器文字中找到信息,偏偏这是一台儿子刚给他装的小米电视。

  遥控器上的一个圆圈和几个按钮,对他来说是一道谜语。他破解不了,甚至不知道每个键盘背后的含义。僵持,直至儿子再度上门。他才找回数字电视的界面。

  疫情期间,为了让孙子上网课,他贡献了手机。孩子在他手机中下载了包括《王者荣耀》在内的多款App,界面上图标变多了,手机却变卡了。当他和以往一样打开戏曲视频时,系统出现闪退。

  他很想删掉那些新加的App,却担心也会删掉网课App。“有时候自己还不如一个小学生懂得多。”面对网络世界,汪华强自嘲道。

  事实上,老人对于网络的依赖并不强。他们不需要繁琐的功能,只是事与愿违。

  因为忙于工作,儿子有一个多月没回家看方君。iPad也被闲置了一个月。但她还记得给iPad充上电,等待儿子来看她时,解决问题。

  “这太复杂了!”她说。

  04

  记者手记

  当你老了,你愿意重复他们的故事吗?

  每个人都有年老的一天。

  当你没有能力和精力接受新的知识,对外界的变化开始茫然时,你会愿意被如何对待?

  如今数字化、智能化社会对老人并不友好。对于勤俭节约的老人而言,购入一部智能手机并不是一件具有实际意义的事情。

  甚至有一位老人因为无法适应电子报销而恼火:“我已行将就木,宁愿将钱花在买一块墓地上。”

一封退休老人的求助信一封退休老人的求助信

  即便是入网的老人,他们仍面临着网络知识匮乏、不敢尝试的困境,但很少有硬件厂商会考虑老年人的情况。老人往往只需要一套简单的系统,而非大众化的产品。可这竟成为他们的奢望。

  网络如同一条鸿沟,横亘在老人和社会之间。

  社会朝着更新、更快的发展方向前行,本无可厚非。这里对应着绝大多数人的便捷。但与此同时,我们仍需要考虑到那些小部分人的利益,那1.79亿沉默的断网老人。他们也需要被关怀。

  当经历过因为一个二维码而被拒绝后的焦虑、宁愿干等而不愿接触机器时的无奈、被医院“劝退”无功而返后的叹息、无法融入网络世界引发的自我怀疑,老人只有默默转身,独自承受。

  如果情况不发生转变,那么,当你老了,你会重复他们的故事吗?只是这一切,又将如何改变?



https://tech.sina.com.cn/i/2020-09-08/doc-iivhvpwy5619469.shtml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佛山百度推广 » 没有健康码不能出行、没有手机不能就医 1.8亿老人“被隔离”

佛山百度推广,我们更专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