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花钱推广
得到更多的回报

王兴应该尽快站出来,谈谈外卖配送

  对商业机构来说,先拿掉商业利益的诉求,在公共话题当中的发声才有价值。

  文丨董力瀚

  饿了么昨晚的反应,我不喜欢。困住外卖骑手的报道发酵半天以后,饿了么公众号深夜发文,称将发布新功能,请用户可选择向骑士让渡配送时间,并对骑士的鼓励机制做调整,个别订单超时不担责。我不喜欢的理由有两条,第一,简单地迎合了“配送员、企业、用户”三元对立的舆论情绪;第二,对事情的反应太快。

  这种反应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商业竞争和公关逻辑,按说是可以理解的,也不算小气,在方案里,并没有把矛盾完全转嫁给到用户和配送员,第二条调整机制的说明也展示了企业方承担部分成本的意愿。

  但问题在于,外卖配送是个极其复杂的问题,对于它应当被揭示和讨论的边界来说,三元对立仍然过于简单。此外,我认为更大的问题是给方案的速度太快,给出方案就意味着终止讨论,得出结论,但现在显然不是将讨论叫停、给出结论甚至解决方案的时候。

  这几年时兴讲公共资源,既然全民讨论阵势已经拉开,资源高低是占了,就应该讨论得更加全面、有效,人物杂志的报道开了个好头,但仅仅是开了头,人们说文章信息量大,逻辑清楚,是难得一见的优秀报道,这都没错,但事情远远还没讲完,离事实的全面性还很远。

  当然了,单一选题的媒体报道从来不是以穷尽“全面性”为任务,所以有些报道适合止步于选题本身,但此次的现实情况不止于此,文章提出了外卖这个非常具有公共价值、延展空间的议题:在生活里,外卖配送是专属现代社会的生活方式,是爆发力最强的现代服务;在商场中,它是技术进步、消费主义、基础设施建设等多元因素叠加造就的大生意;在产业背后,它更是技术、算法这些先进生产力最大规模落地的应用场景;甚至从利益、权益的角度来说,链条也是非常长的,在如此长的链条之上有很多重复杂的参与者、决策人和利益相关人,现在我们只看到了配送员的难处,其他人群的声音呢?

  事实远不止“劳动人民和资本家”的矛盾,事实远比我们想象的层次更多,为什么?举例子说,在这种讨论中,甚至连美团这家公司,都不应该被简单粗暴地视为一个整体。如果把外卖骑手视为配送工具是一种对人类的异化的话,把企业家、技术人员、产品经理统统视为资本主义的图腾又何尝不是歧视?

  外卖配送的讨论,也让我想起顺风车连续出现恶性事件时,滴滴像锻造中的铁球般内部出现缝隙,CEO、技术、运营、产品、法务甚至公关,每个角色之间不同的利益和考量都凸显了出来——其实这一点都不稀奇,每一家公司都是这样由多方博弈并合作而来的。

  而在外卖这件事情上,美团公司里,被认为“没送过外卖,对场景体验不够、认识不足”的技术团队怎么想?他们的技术价值观究竟是怎样的?配送员的劳动保障究竟应当是谁的责任?配送员的利益为什么不能用市场手段来保障?市场之手的调节作用在这里究竟可不可信?实现更慢的配送可以彻底解决问题吗?全民齐心倒退回不定外卖的社会里能解决问题吗?如果真的存在技术的剥削,那么被剥削的只是外卖员而已吗?在这件事上,王兴和企业家们对面的课题又是什么?他在谈“无限游戏”的时候究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真诚的?技术的进步追求更高效的社会究竟是对是错?

  像外卖配送这种如此庞大多元复杂的社会课题,我不认为可以由配送员、记者、专家、程序员、运营、产品、王兴、美团、阿里抑或任何人、任何一方一次性给出完美的解决方案。美团在人物杂志的报道中回避了采访,但现在他们应该尽快参与进来,为什么非得怀着“交代”的责任才能去发声?拿出真诚的态度,阐述清楚自己的观点、原则、理念与困惑。推动公共议题的讨论足够深化,才有可能构建出更加持续可行的解决方案。

  对商业机构来说,先拿掉商业利益的诉求,在公共话题当中的发声才有价值;对习惯把生活放在社交媒体表达的更多用户来说,也应该先保持耐心,多听多想,仅仅急于选边站然后用比他人更大的声音互相倾轧,有什么意义呢?



https://tech.sina.com.cn/i/2020-09-09/doc-iivhvpwy5708163.shtml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佛山百度推广 » 王兴应该尽快站出来,谈谈外卖配送

佛山百度推广,我们更专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