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花钱推广
得到更多的回报

蚂蚁集团急寻基石投资者,或决定香港上市成功与否

  作者: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江月

  原标题:是时候了!蚂蚁集团急寻基石投资者,或决定香港上市成功与否

  市场传言将上市募集300亿美元的蚂蚁集团,正在财务顾问的协助下寻找基础投资者(又称基石投资者)。一些声名显赫的早期投资者亦被接触,财务顾问希望他们参与IPO、加码对蚂蚁集团的投资,从而令IPO募资架构更加坚实,以确保本次发行上市能一举成功。

  今天有市场消息称,蚂蚁集团通过财务顾问已经接触了沙特阿拉伯主权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以下简称PIF)。消息人士称:“他们(基金)正在看。”PIF拒绝对该消息置评。

  在港聘财务顾问力争基础投资者

  与在内地上交所的科创板上市不同,蚂蚁集团特意为在港交所的上市聘请了一间财务顾问公司Ampere Partners。Ampere Partners持有香港证监会的从业牌照1号牌(证券交易)和6号牌(公司金融顾问),办公地点位于香港中环干诺道中的盈置大厦,成立于2019年5月,亦即是一家成立刚1年有余的年轻公司。该公司创始人是Crawford Jamieson和Daniel Wetstein,两人均曾是摩根士丹利“大班”(banker,银行家),离职前均为执行董事,并且吸引到一众摩根士丹利雇员跟随他们创业。

  财务顾问的责任与保荐人有所区别。根据港交所规则,财务顾问公司担任承销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发行权益、发起供股(open offers)以及执行分配(place exercises),必须确保有足够的财务资源去满足承销要求。通俗地说,财务顾问Ampere Partners要做的,是为蚂蚁集团带来足够的“接货人”。

  与财务顾问相比,“保荐人”这一投行角色更为人熟知,保荐人承担的职责包括但不限于做尽职调查、以帮助上市申请人以符合交易所上市规则的形式上市。本次蚂蚁集团在香港上市中聘请的保荐人包括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花旗集团、中金公司。

  聘请财务顾问,或与蚂蚁集团此次的“天量”募资有关。与之相较,蚂蚁集团的母公司阿里巴巴在2019年11月二次上市的募资额为1012亿港元、京东在2020年6月二次上市的募资额为300亿港元、美团点评2018年9月的IPO募资额为311亿港元。消息人士透露,蚂蚁集团本次在香港的募集额达到100亿美元(折合约775亿港元),堪称“天量”,若成功,必然跻身募资额排行前列。然而,“天量”募资额并没有那么容易募集。

  蚂蚁集团在8月25日递交港交所的申请版本招股书中,尚未确定在港交所的募资中,有多少会分配给香港公开发售、有多少会分配给提前配售的国际配售。不过,通常而言,90%以上的发行额会分给国际配售。在8月,农夫山泉和百胜中国,分别在最初的分配中,将高达93%和96%的额度分配给了国际配售(尽管农夫山泉在募股后决定通过回拨机制将国际配售的比例降到了73%)。换言之,可以预期蚂蚁集团要通过财务顾问,寻求国际买家接手或高达90亿美元以上的新股,难度可见一斑。

  正因为如此,在公开招股之前,上市申请人已经需要在财务顾问的帮助下寻求“基础投资者”。

  基础投资者,指在IPO中被优先配售股份的投资者。港交所在2020年6月更新的一封指引信中,简要描述了什么是“基础投资者”:“基础投资者通常是一些较大型机构及知名人士(包括资产管理基金、主权基金及香港富豪)。申请人在首次公开招股中引入这些基础投资者,是向公众表示他们对申请人有信心,以及这项投资具有价值,因此他们也愿意以首次公开招股价认购股份。此等优先配售安排保证基础投资者不论最终发售价如何亦可保证获得股份。”

  尽管会获得“优先分配”,但基础投资者并不会获得“打折”,港交所规定,基础投资者必须按照IPO定价、也必须在IPO首日公开发行之前悉数认购股份。同时,这笔投资还设有禁售期,以免给股价带来巨大波动,一般来说禁售期为自上市日期起的至少6个月。基础投资者的获得配售情况,将在招股书的最终版本中披露。

  对于基础投资者的作用,港交所直言,将有利于上市申请人进行招股募资。港交所在前封指引信中称:“基础投资者让人觉得有关投资者自愿承诺认购首次公开招股,以及有关投资具有价值。事实上散户投资者在知悉基础投资者的参与后会驱使其同样投资于申请人,从而让首次公开招股非常成功。”它又称:“对于首次公开招股而言,基础投资者的存在有时是成功的关键。”港交所因此禁止上市申请人对基础投资者提供直接或间接的利益。

  诚如港交所所言,有时候基础投资者会决定上市成功与否。2019年7月,啤酒商百威英博黯然宣布不再推进在港上市的计划,这一次IPO原本计划带来98亿美元的募资。市场传闻,此次IPO的失败与百威英博未能找到足够的基础投资者有极大关系。

  PIF趁“疫情之乱”增投资

  根据蚂蚁集团于8月25日上交港交所的招股书(申请版本),其早期投资者星光熠熠,包含一众中外顶级主权基金、知名私募基金和风险投资基金,以及富可敌国的企业家与富豪。Public Investment Fund正名列其中。

  根据披露,Public Investment Fund是蚂蚁集团的早期投资者之一,在2018年6月获得3565万股C类股份。据报道,PIF目前管理资金3250亿美元,正在寻求成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投资者”。

  尽管疫情肆虐全球,但PIF反而采取“火中取栗”的策略,在国际市场上频频高调出手。其主管Yasir al-Rumayyan在今年5月的对外采访中直言“不想浪费一次危机”。该公司在股票市场上的增持,高调到必须在监管要求下披露最新股权状况。

  根据该公司公开披露的信息,在今年第一季度,该公司已经对美国和欧洲股票市场里的约20个蓝筹股进行增持,其中包括石油企业如英国石油(BP)、皇家荷兰壳牌、法国道达尔(Total),还有航空公司波音、邮轮公司Carnival,银行集团花旗和美国银行,娱乐集团迪斯尼,科技公司Facebook思科,等等,合计至少加码77亿美元。

  星光团队投资蚂蚁集团

  根据港交所披露的蚂蚁集团招股书,蚂蚁集团早在2018年6月,向境外投资者发行了C类股份。本次上市发行H股后,这些C类股份将被赎回、置换为相同数量的H股。所有C类股份目前有32.56亿股。

  南方财经全媒体梳理了这些海外早期投资者,其中大致可以归类为主权基金、私募基金和风险投资、以及知名企业家。

  主权基金类的早期投资者包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和淡马锡、马来西亚主权基金Khazanah、阿布扎比投资管理局等。私募基金和风险投资类的早期投资者包括:华平资本、凯雷投资、General Atlantic、BlackRock、加拿大退休金计划投资委员会、银湖投资集团、 T. Rowe Price、红杉资本、创新工场、Baillie Gifford等。上述企业均通过不同的关联方现身在投资名册中。

  其中,通过两家投资信托悄然在幕后管理的Baillie Gifford,是一家成立于1908年的苏格兰老牌投资公司,也是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最早的外部投资者,曾在特斯拉最为困难的时期入股特斯拉支撑其融资。9月2日,美国证监会披露了Baillie Gifford对特斯拉的减持,根据综合信息,Baillie Gifford在今年第三季度通过减持特斯拉已然套现了数十亿美元。

  蚂蚁集团也吸引了众多家族基金、家族办公室的注意力。在招股书上现身的海内外知名人士家族包括成立连锁超市欧尚的Mulliez家族、银泰百货集团的创办人沈国军、台湾零售巨头润泰集团的“太子”(创始人尹衍樑之子)尹崇尧、香港前特首董建华的三个儿女(董立筠、董立均及董立新),另外还包括李嘉诚家族旗下的长江实业集团和长江和记实业。



https://tech.sina.com.cn/i/2020-09-11/doc-iivhvpwy6178041.shtml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佛山百度推广 » 蚂蚁集团急寻基石投资者,或决定香港上市成功与否

佛山百度推广,我们更专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