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花钱推广
得到更多的回报

盖茨基金会发布《目标守卫者报告》 呼吁全球协作遏止疫情(全文)

  原标题:2020目标守卫者报告:新冠肺炎 全球视角

  来源:盖茨基金会  

  前言

  比尔和梅琳达·盖茨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

  当梅琳达和我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新冠肺炎已经夺去了超过 85 万生命。它令世界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衰退,而且情况可能还会恶化。许多国家正在备战第二波疫情高峰的到来。 

  在过去发表的《目标守卫者报告》中,几乎每次我们下笔时都会庆祝这几十年来世界在抗击贫困和疾病方面取得的历史性进展。

  但是我们必须坦白地直面当下的现实:如今进展已经停滞。在这份报告中,我们跟踪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简称SDGs)中的 18 项指标。近年来,全球在每一项指标上都有所改善。而今年,在绝大多数指标上,我们都倒退了。

  这篇文章有两个目的。第一,分析这场大流行病对健康、经济及其他方方面面已经造成的并继续可能加深的损害。第二,呼吁协同合作。面对一场全球危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独善其身。所有国家必须携手合作,结束疫情、重振经济。越晚认识到这一点,损害就越大,我们就要花费越长的时间恢复原状。

  全球影响

  大流行病(pandemic)一词的前缀“pan”,意思是该疾病已席卷全球,也意味着这场疫情影响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一篇描述 1918 年印度流感大流行的文章说,大流行病是“引发一系列恶性循环的灾难”。转眼间,一场卫生危机演变成经济危机、食物危机、住房危机、政治危机。所有事物都彼此冲击、相互碰撞。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也称得上是“引发一系列恶性循环的灾难”。首先出现的是疾病本身。紧接着,政府调动资源试图控制疫情。为了避免感染,人们不再去医院——这为一场复杂的健康灾难埋下了隐患。以疫苗覆盖率为例,它是一个有效衡量卫生系统运转情况的间接指标。我们的数据合作方,健康指标和评估研究所(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简称IHME)发现,2020 年全球疫苗覆盖率正在跌落至 1990 年代的水平。换句话说,在短短 25 周之内,我们倒退了 25 年。目前世界面临的最重要问题之一,就是低收入国家如何能快速回到疫情前的状况,并重回发展轨道。受灾最严重的地方亟需支持,以确保暂时的倒退不会造成永久的破坏。

  与此同时,灾难不断加重。政府采取必要措施遏制病毒的传播、人们改变行为方式以减少接触病毒的风险、全球供应链开始萎缩,这一切导致了经济灾难。学校关闭、数亿名学生在家自习,一场教育灾难接踵而来。(非洲西部的埃博拉疫情数据显示,当学校重启时,女生返校的可能性更小,由此更容易失去自己和未来孩子的发展机会。)高收入和低收入国家都会有人吃不上饭,一场营养危机由此浮现,并使其他种种危机雪上加霜。

上图上左为尼日利亚拉各斯、上右为加纳库马西、下左为印度阿姆利则、下右为印度果拉尔上图上左为尼日利亚拉各斯、上右为加纳库马西、下左为印度阿姆利则、下右为印度果拉尔

  在通往平等的路上,虽然仍有很多需要努力之处,但我们已经取得了诸多进展,而现在,这些进展正在被上述灾难所破坏。当然,这也进一步凸显了我们需要付出更多努力,取得更多进展。譬如,在美国,这场大流行病对有色人种造成的伤害最大。与白人相比,他们感染或死于新冠肺炎的概率要高得多, 并承受更大的经济损失。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23%的美国白人表示他们不确定自己到今年 8 月还能付得起房租——这个数字已经非常可怕—然而,对于非洲裔和拉丁裔美国人来说,这个数字翻了一倍:46%的人认为他们无法负担起一方屋檐。

  经济灾难

上图   印度西里古里上图   印度西里古里

  无论有没有疾病传播,经济灾难都影响每一个国家。因此,经济层面的灾难波及面最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即使各国已经投入了 18 万亿美元刺激全球经济,到 2021 年底,全球经济仍将损失 12 万亿美元,甚至更多。

  这笔金额的体量之大是难以想象的。对照历史去看,或许更容易理解:就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损失来说,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衰退(二战期间,战时生产瞬间停止,整个欧洲和部分亚洲地区被摧毁,3%的战前世界人口死去)。按全球GDP计算,新冠肺炎造成的经济损失是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的两倍。上一次如此多国家同时陷入衰退是在1870 年,确切地说是两辈子以前。

  在一些国家,用于紧急刺激经济和社会保障的支出能够阻止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但这不是任何一个国家都能做到的。这些国家需要足够富有,可以通过大量借贷和扩大货币供应来筹集数十亿乃至数万亿美元。

  相比之下,不论管理水平如何有效,低收入国家支撑其经济的能力仍有内在制约。平均来说,2000 年至 2015 年之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每年都高于世界其他地区,但那里依然是全世界收入最低的地区。在那里,大多数国家无法筹措到所需资金来将新冠疫情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他们的中央银行也不像欧洲中央银行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那样拥有许多选择。

  在二十国集团(G20)成员国中,刺激资金平均占到各国GDP总额的 22%。而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这个占比仅仅是 3%,而且它们的GDP要低得多。换句话说,这就等于是在一块本就很小的馅饼上切了更小的一角,远远不够。

  在这些限制下,许多中低收入国家正在通过不断创新的方式应对挑战。越南人口超过一亿,但全国只有 1044 例确诊病例,34 例死亡,其接触者追踪系统堪称全球典范。加纳采用合并检测的模式,而不是逐个样本分别检测,这样能在追踪疫情扩散的同时节省稀缺的资源。在尼日利亚,包括公司和个人在内的 100 多个私营部门合作伙伴创建了“抗击新冠肺炎联盟”(Coalition Against COVID),目前已筹集到 8000 万美元来支持政府的应对措施。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非洲进出口银行和其他数十个合作伙伴在6月启动了“非洲医疗用品平台”(African Medical Supplies Platform),以确保非洲各国能够拥有价格实惠且高质量的救生设备和用品,这些物资很多都是在非洲制造的。

  许多发展中国家在数字现金转账方面的努力尤其令人印象深刻。世界银行数据显示,自2月以来,已有 131 个国家实施了相关的新项目或者扩大了现有项目,惠及 11 亿人口。印度有着世界一流的数字身份识别和支付系统,它能够在危机发生伊始立刻向2亿妇女直接转账。这不仅减少了新冠肺炎对饥饿和贫困的影响,也同时推进了印度对女性经济赋权的长期目标。其他国家也在通过灵活的政策变化改进现金转账系统。例如,西非经济与货币联盟的八个成员国允许人们可以先通过短信或电话开户,随后再由本人进行身份核验。在西非,超过 800 万人在隔离期间注册了银行账户。

  即使如此,很多政府能够花在社会保障体系上的资金仍旧有限,人们依然在承受苦难。据IHME估算,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极端贫困人口比例在短短几个月内上升了 7 个百分点,终结了此前 20 年不间断的进步。疫情在今年就已经使近 3700 万人跌落至日收入 1.9 美元的极端贫困线以下。中低收入国家的贫困线是日收入 3.2 美元,自去年以来,已有 6800 万人跌落至该贫困线以下。然而,“跌落至贫困线以下”是一种委婉的说法,它意味着你每时每刻都要挣扎搏命,才能让家人继续活下去。

  在这些新增的贫困人口中,女性比男性更多。其中一个原因是,中低收入国家的女性很大一部分都在非正规行业工作,这些行业往往不易触及(譬如人们家里或公共市集),因此得到政府支持的机会较少。在非洲,疫情开始的第一个月内,非正规工人的收入骤降80%以上。

  一位女性的故事

  西尔维亚(肯尼亚霍马湾)

  我们资助一个名为“路径”(Pathways)的跨学科人类学项目。项目的研究人员深入到肯尼亚等国家,观察、参与当地妇女的生活,在两年的时间里增进对她们的了解。这种深度理解能够为健康发展项目提供时常被遗漏的背景知识。新冠疫情暴发时,“路径”的研究人员与已经熟识的女性交谈,以了解疫情对她们的生活造成的方方面面的影响。

  出色的榜样

  西尔维亚出生时就携带着艾滋病毒。十几岁时,她的父母双双死于艾滋病并发症。同时,她生下了女儿吉夫特(含义为“礼物”)。从那时起,她就学会了独立生活。西尔维亚外向、自信,她的社交网络包含家人、朋友、邻居和她接受治疗的诊所里的工作人员。“我的医生们认为我是个支持和倡导艾滋病防控的榜样,”她说。事实上,因为西尔维亚表现出色,医生们还邀请她担任同伴心理辅导员,为其他感染艾滋病毒的母亲提供咨询。然而,疫情暴发后不久,该诊所资金短缺,无法再为她的咨询支付报酬,也用完了帮助西尔维亚治疗艾滋病、预防肺炎的抗生素赛特灵(Septrin)。

  周转空间变小

  好消息是,西尔维亚可以在当地的药房买到赛特灵,但一剂要30肯尼亚先令(约28美分)。一个月下来,总价达到她房租的两倍。她的房东是她家的世交,一般都对她迟交房租表示理解。但现在,房东也担心自己入不敷出,因此要求她按时付款。西尔维亚靠洗衣和编发维生,但她的顾客此时也拿不出钱。与此同时,她的姊妹,过去在学校卖油炸面团(mandazi),现在因为学校关门,无法再给她钱了。简而言之,支出增加、收入减少,她的资金周转空间也变小了。

  照顾吉夫特

  吉夫特现在四岁,异常聪慧,因此西尔维亚让她从今年1月就开始上学了。由于疫情,学校很早就关门了。过去,邻居会在西尔维亚工作时帮忙照看吉夫特,但目前由于社交隔离,这也变得困难。

  现在,去理发店帮顾客编辫子时,西尔维亚会带着吉夫特一起去;而在社区里洗衣服时,她只好让吉夫特自己玩,并寄希望于她在肚子饿的时候能来找妈妈。

  省钱

  少吃一顿饭是被女性广泛采用的省钱方法,但对西尔维亚来说,这种做法风险很大,因为她不能空腹服用艾滋病药物。附近的维多利亚湖已经被过度捕捞多年,近年来雨水又格外丰沛,鱼更难捉到了,价格也更贵。西尔维亚会时不时地买些小沙丁鱼,但主要靠玉米面维生。“我女儿习惯吃面糊了,”她说,“哪怕不加糖,她也会吃。”

  协同应对

上图 尼日利亚伊科通埃贝上图 尼日利亚伊科通埃贝

  18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证明,全世界都深知新冠疫情危机的严重性。和以往相比,这次危机并不仅仅是程度上的加深,它从本质上和以往任何一次危机都不一样。地球上的每个人都在面临这场危机,我们也需要共同的解决方案。我们每天都在见证这次危机的不同。我们无法仅靠自己的力量抵御新冠病毒,而是需要依赖彼此的努力:保持距离、勤洗手、戴口罩。到目前为止,一些政府已经有效地控制住了病毒传播;有些缓和了经济冲击;还有一些在这两方面都做得不错。无论你身处哪里,无论你的国家是富有还是贫穷,面对这次挑战,谁都无法独善其身。

  新冠疫情大流行告诉我们,正如万物之间会彼此影响,任何区域之间也会相互影响。不论一个地区在检测、接触者追踪和隔离方面做得有多好,一个不知道自己具有传染性的人仍然可以登上飞机,在几个小时内到达另一个地方。

  这些冲击也会引发经济危机。在这个彼此联结错综复杂的年代,如果发生全球性经济危机,任何国家的经济都不可能置身事外。想想看,国际贸易占到整个欧盟GDP的 66%;再看看新西兰,它的经济也在缩水,尽管这个国家只有零星病例。在全球性的经济灾难面前,保护单个经济体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

  盖茨基金会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全球健康公平。我们尤其关注所谓的“残余的大流行病”。譬如,疟疾和结核病等传染病在富裕国家已近乎绝迹,但在很多国家,数百万人仍死于这些疾病(并引发一系列恶性循环)。我们试图让社会重视这些疾病,因为这些并非人们最关心的议题。

  新冠肺炎现在恰恰是每个人最关心的议题。如今的危险是,那些仍在对抗“残余的大流行病”的国家,在新老挑战的共同夹击下,将被远远地甩在后面。这样的不公令人心碎,而且也并不利于那些走在前面的国家的自身利益。这场大流行是全球危机,必须依靠全球协同应对,否则就会对我们所有人造成伤害。

  为公平而创新

上图 印度加尔各答上图 印度加尔各答

  在未来的几年里,我们面临着艰巨的任务。我们需要企业、政府和发展银行——即整个国际金融系统——结成一个强大的联盟,采取全球性的举措,应对我们在本文中描述的挑战。

  但是,在世界真正开始着手应对这“引发一系列恶性循环的灾难”所造成的破坏之前,我们需要先解决这场灾难的根源:在许多国家,新冠疫情目前仍在恶化,没有好转。除非控制住这个正在摧毁一切的病毒,我们无法开始重建卫生系统、经济系统、教育系统、粮食系统,更不用说让它们比疫情之前发展得更好了。

  为了控制病毒肆虐并结束疫情,世界各国需要尽快就以下三项任务展开合作:

  1. 在短期内开发诊断和治疗手段控制疫情,在中期内研发出疫苗结束疫情;

  2. 尽我们所能,以最快的速度制造出尽可能多的检测试剂和疫苗;

  3. 将这些工具公平地分配给最需要它们的人,不论他们身处何地,不论贫穷还是富有。

  开发新疫苗的关键,尤其在早期阶段,是寻找尽可能多的候选疫苗。一些国家已经与制药公司达成协议:一旦某种候选疫苗成功,他们将采购一定数量的疫苗。这不是一件坏事。各国政府有责任保护本国人民的健康。这些投资有助于加大研发力度、扩大疫苗产能,让我们离疫苗更近一步。

上图 印度加尔各答上图 印度加尔各答

  然而,当媒体充满希望地持续报道早期临床试验结果时,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研发工作本身的高风险:处于早期研究阶段的候选疫苗的成功概率只有7%,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候选疫苗的成功率也仅有17%。各国政府把赌注压在了那些最有希望“胜出”的候选疫苗上,但事实是,他们中的大部分最终都会失败。而降低风险的方法之一,就是各国共同投资大量的候选疫苗组合。

  生产疫苗所面临的挑战则更加不为人知:一旦发现有效的疫苗,我们需要尽快生产出数十亿剂疫苗。目前,我们的生产力还远远达不到这样的水平,而且没有哪个国家有动力去升级自己的生产线。但每一支没有被及时生产出来的疫苗都会导致更久的大流行病、更多的死亡和更长远的全球衰退。

  如果我们无法实现新冠疫苗的公平分配,开发和制造疫苗本身并不能快速结束疫情。在押注候选疫苗的政府中,有些会赌赢。但如果他们只将疫苗用于保护本国的人民,那将会继续延长疾病全球大流行的时间,导致更多死亡。根据美国东北大学的模型,如果富裕国家购买了前 20 亿支疫苗,而不是按照全球人口比例分配的话,那么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将几乎翻倍。

  目前,世界应该如何进行协同合作还没有一套精密的设计。但在今年4月,许多合作伙伴已经共同发起了“全球合作加速开发、生产、公平获取新冠肺炎防控新工具”(Access to COVID-19 Tools Accelerator ,简称ACT-A)的国际合作倡议,这是迄今为止为终止大流行疫情开展的最严肃的一次协同合作。

  该倡议下的疫苗支柱有两大主要合作伙伴: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前者拥有九种候选疫苗组合,后者自 2000 年成立以来已向中低收入国家提供 7.5 亿剂疫苗。这两个组织正是为了解决像我们目前所面临的问题而成立的。这就是为什么盖茨基金会要支持ACT-A,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动员其他人加入我们,携手共进。

上图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上图 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

  诚然,支持这些组织和其他重要合作伙伴将需要巨大的投资,但是和这场不断恶化的疫情所造成的损失相比,这并不算多。每个月,全球经济都会损失 5000 亿美元,而协同合作能将这个过程缩短好几个月。各国已承诺投入 18 万亿美元用于刺激经济,以应对新冠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现在,为了从根本上解决新冠疫情危机,他们仅需要花费这笔钱中的一小部分。

  公平的疫苗接种

  能挽救多少生命?

  美国东北大学的生物和社会技术系统模型实验室(MOBS LAB)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流感传播的建模研究,这就为他们建立新冠疫情的传播模型打下了基础。由于预测未来十分困难,MOBS LAB设定了反事实情景,研究如果全球在今年 3 月中旬就有新冠疫苗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因此,该模型能够使用过去事件中观察到的已知数据,而不是猜测一年后的可能数据。

  研究人员设想了两种情况。在第一种情况下,大约 50 个高收入国家获得前 30 亿剂疫苗中的 20 亿剂。在另一种情况下,30 亿剂疫苗按照各国人口成比例分配给所有国家。然后将两种情况下可以避免的人口死亡数与没有疫苗的情况下造成的人口死亡数进行比较,模拟出两种情况可以避免人口死亡的比例。

  结语

  世界在未来几个月的选择,将至关重要

  在对抗新冠肺炎大流行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最美好的人性:研发工作者的开拓创新、一线工作人员的英雄壮举,以及普通民众尽其所能为家人、邻里和社区所做的一切。在这份报告中,我们关注的是所面临的威胁,因为它们近在咫尺,又无比凶险。世界在未来几个月的选择,将至关重要。 

  目标守卫者的口号是,“进步是可能的,但并非必然”——我们坚信这一点。这场大流行病会有多严重、持续多长时间,都取决于各国的行动。最终,各国政府和企业必须真正认识到,未来绝不是一场成王败寇的零和博弈。这是一场必须依靠合作才能取得共同进步的人类壮举。



https://tech.sina.com.cn/i/2020-09-15/doc-iivhuipp4421441.shtml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佛山百度推广 » 盖茨基金会发布《目标守卫者报告》 呼吁全球协作遏止疫情(全文)

佛山百度推广,我们更专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