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花钱推广
得到更多的回报

李开复:我希望20岁时就知道的七件事

  来源:李开复微信公众号

  最近正是各大学的开学季,疫情后初次重返校园,相信大家都满怀欣喜和对未来的憧憬。当我20岁的时候,也在大学里享受着求知的乐趣,当然,也少不了年轻的困惑、迷茫。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我的人生经历,有找到一生所爱的欣喜,也有做错事的失落,还有铭记至今的感动。如果人生可以从头再来,我希望自己在20岁时就知道这些。

  一、“奇妙的错位”,让我找到人生热爱

  20岁时,我就读于哥伦比亚大学文理学院。我当时不知道文理学院和工程学院的区别,我作为一个工程师却在文理学院读书。

  但就是这样一个奇妙的错位,让我读到了很多经典,学习到了许多在工程学院根本学不到的内容。这些人类智慧和文学知识丰富了我的读写能力,一定程度上帮助我实现了很多写作和演讲上的成就。

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前和家人参观校园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前和家人参观校园

  在那个年代,律师和医生是大家最向往的职业。我本以为自己也会成为一名律师,所以最初学的是法律专业。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法律不太适合我。我经常上课睡着,而且成绩也不好,对同学们都很喜欢的内容提不起兴趣。

  于是,20岁的我做了一个决定,转去计算机专业,学习编程和人工智能,最终找到了我一生所热爱的事情。

  作为一个年轻的工程师,计算机令我痴迷。我发现我十分擅长计算机科学,不用怎么费劲就可以轻松拿到A。

转专业后,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所爱转专业后,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所爱

  计算机和人工智能是很棒的学科,奠定了我职业发展的基础。有一句名言说,“当你从事喜欢的工作时,就不会觉得自己是在工作”,儒家有句话也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这其中蕴含着大智慧:当你从事喜欢的事情,睡觉、吃饭、洗澡你都会不自觉地去思考这件事;同样,你会越来越擅长,更加喜欢它,形成良性循环。

在卡内基·梅隆大学为父亲演示毕业论文的语音识别在卡内基·梅隆大学为父亲演示毕业论文的语音识别

  二、“我不同意你,但我支持你去做”

  从哥大毕业后,我前往卡内基·梅隆大学学习语音识别和人工智能。

  那时的AI研究形势并不好,虽然我的导师瑞迪教授(Raj Reddy,图灵奖得主、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系终身教授) 希望我采用“专家系统”,但我却不是很认同。

  我认为,机器学习应该让计算机发挥长处,而不是跟着人的想法亦步亦趋。于是我鼓起勇气,对瑞迪教授说“感谢您的指导,但我不想再继续研究专家系统了,我希望用基于统计学的机器学习。”

  我以为瑞迪教授会有些失望,没想到他却一点都没有生气。教授仔细听我解释完之后跟我说:

  “开复,你对专家系统和统计的观点,我是不认同的,但是我可以支持你用统计的方法做,因为我相信科学没有绝对的对错,我们都是平等的。而且,我更相信一个有激情的人是可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的。”

  那一刻,我的感动无以伦比。这不仅仅是一种慷慨,也是对科研新人的尊重。不仅如此,他还给我提供了很多资源,包括数据、设备和资金,对我最后取得博士学位帮助很大。瑞迪教授既是我AI科学研究的导师,也是我人生道路的导师。

在我AISuperpowers一书中向Raj Reddy致敬在我AISuperpowers一书中向Raj Reddy致敬

  “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我支持你”这句话我记了很久。在我进入企业界之后,每当同事们有不同意见时,我都会鼓励他们勇敢尝试自己的想法:当这个想法成功时,对他个人和对企业都会带来益处;而当这种想法失败时,这种被信任和支持的感觉也会让他们越挫越勇。

  三、创新不重要,实用性创新才重要

  毕业一段时间之后,我选择去苹果公司工作,也把这种语音识别技术应用到了苹果的产品中。现在Siri研发小组的成员,就有很多是我当年的同事。再后来我去了SGI公司。这家公司现在已经声名不显,但在当时的硅谷,SGI是一家和谷歌齐名的公司。

  在SGI,我做的产品叫“3D浏览器”。大家可能都没听说过,其实这纯粹是一群科学家的想法:在浏览器里建一个3D世界,能够导航,移动物体,和做非常酷炫的广告。

看起来非常酷炫的“3D浏览器”看起来非常酷炫的“3D浏览器”

  我们当时已经做出了产品,并且运行得相当不错了。我们盲目地相信,只要做出高科技的产品,就自然会有顾客和市场。然而事实是,没人想购买和使用这个产品。

  后来,SGI换了一个新的CEO,他为这个项目以及所耗费的公司资源感到失望。我告诉他,“这是世界上最好的VR技术,如果你不想留着,至少我们可以卖点钱。”

  新CEO给了我一个期限,让我寻找买家。我本以为能卖个好价钱,但最后还是以比较便宜的价格卖出去的。我感到十分内疚,自责当初就不应该组织这样一个项目,看起来很酷,却没考虑实用性。

  其实很多年轻人创业都会做出类似的决策,所以我非常建议大家再三考虑这些创新想法。创新不是最重要的,有实用性的创新才重要。

  当你在设计一个技术、产品或创办一家公司时,要想到你的投资者们正为此冒着巨大的风险。

  四、如果想要,就积极主动地去争取

  从SGI离开之后,我就回到了中国,创办了微软中国研究院(后来的微软亚洲研究院),《麻省理工技术评论》将其评为全球最热门的计算机实验室之一。当时研究院的主要成员,如今大都已成为中国知名科技企业的CTO或高管,像百度阿里巴巴等。

微软中国研究院同事合影微软中国研究院同事合影

  互联网崛起之后,我对这个神秘的世界兴趣日浓。当时最火的互联网公司是谷歌,大家开玩笑说,如果你没有得到谷歌的面试机会,就证明你不够聪明。于是我给谷歌时任CEO埃里克·施密特写了封邮件,希望获得面试机会。2005年,我正式加盟谷歌,担任中国区总裁。

  你们可能会问,你这么资深还要自己写信?他们不会直接联系到你,提供一个职位吗?这就是我想告诉你们的另外一件事。其实当时谷歌和微软正试图达成人才竞争的约定,禁止主动挖对方墙脚。虽然这个约定没有谈成,但是当时要不是我的自荐,谷歌根本不会发现我,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工作机会。所以,如果你想要,就积极主动地去争取。

与谷歌时任CEO埃里克·施密特与谷歌时任CEO埃里克·施密特

  五、跟随自己的心,找到心底的热爱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一大批创业公司开始涌现,我意识到中国的创业时代已经来临,就像当初苹果、微软等公司创立时一样,北京很可能变成中国的硅谷。

  我想起了史蒂夫·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演讲时说的一句话,跟随自己的心,找到心底的热爱。我们的人生由无数的节点构成,当你跟随自己的内心,多年之后回首过往,会发现每一个节点的每一个选择都是互相联系的。

  你无法准确的预测未来,但是要相信,只要倾听内心的声音,这些选择都会对你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2009年,我再一次面临人生的十字路口2009年,我再一次面临人生的十字路口

  2000年左右,我给中国的大学生们写了7封信,这也是追随我的内心,帮助年轻人成长。我曾经为大约50万名学生做过演讲,出版了10本书,其中有5本都是写给学生们的。

 电子科技大学演讲 电子科技大学演讲

  在微软中国、SGI以及谷歌的工作,也让我对科技了解颇多,所以我希望成为一名科技投资人,为初创科技公司提供帮助,创新工场的成立因此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创新工场成立第一年“校招海报”创新工场成立第一年“校招海报”

  这张图是创新工场成立第一年的校招海报,上面写着“加入你的公司”。我们的目标是让年轻人以工程师的身份进入创新工场,通过技术创新得到资金支持,成为下一个成功公司的CEO。

  这张海报中随机挑出的八个人里,有五个市值2亿美元以上公司的CEO。所以我对于我们孵化创业公司的成绩还是很骄傲的。

  当AI时代来临,创新工场投资了几十家AI公司,其中包括五家独角兽,我们还创建了AI工程院,并从中培育出了AI赋能与技术方案公司创新奇智。这些节点串起了我的经历,也串起了中国过往10年的创业历程。

  六、世界上最富有的不是拥有的最多的人,而是想要的最少的人

  回首过往,我真的是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工作之中,一定程度上算是一个工作狂,我因此取得了一些成就,获得了团队的支持和外界的称赞,我认为这样的自己非常幸运。

我的床上工作台我的床上工作台

  上面这张图片是2000年拍的,那时我刚做完一个手术,不能下床,于是让团队帮我做了这样一个架子,我可以躺在床上继续看电脑和工作。

  这份热情持续到六年前,直到我被诊断出患有淋巴癌四期。扩散的癌细胞取代了我的野心,我不得不接受生命可能只剩下几个月的现实。朋友看我很痛苦,特地带我去拜见星云大师。

  有一次,大师突然问我:“开复,有没有想过,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最大化影响力’、‘世界因我不同’!”这是我长久以来的人生信仰:一个人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世界,就看自己有多大的影响力;影响力越大,做出来的事情就越能够发挥效应……

与星云大师交谈与星云大师交谈

  大师沉吟片刻后说:“改变世界这个想法太狂妄了,也许只是贪婪的借口。什么是‘最大化影响力’呢?一个人如果老想着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你想想,那其实是在追求名利啊!人生一回太不容易了,不必想要改变世界,能把自己做好就很不容易了。

  我无法反驳他,我的那些听起来宏大的目标,其实只是贪婪和欲望的借口。他送给我一句话,“世界上最富有的不是拥有的最多的人,而是想要的最少的人”。

  这句话让我警醒,后来每当我觉得自己被欲望占据时,都会想到这句话;每当我有想改变世界的想法时,我会让自己思考,我这样做究竟是不是为了追逐名利……

  我学到这一课太晚了,之前的努力工作让我错失了很多与家人相处的机会:我的父亲去世了,我甚至没能来得及告诉他我爱他;我的母亲得了失智症,认不出我了;我的孩子们已经长大,而我还不太了解她们……

淋巴癌就像二十几个红彤彤的火球,在我的腹部燃烧淋巴癌就像二十几个红彤彤的火球,在我的腹部燃烧

  我在化疗期间读了一本书,是Bronnie Ware所著的《临终前最后悔的五件事》。正如书里所写,在临终之时,没有人会因为没有努力工作而后悔,绝大多数人最后悔的事情,都是未能花更多时间与所爱之人相处。

  我从星云大师和Bronnie Ware学到了很多。我开始改变自己的工作方式,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母亲去世前,我搬回家陪她度过了最后的时光;当孩子需要我时,我会把她们放在第一位,工作第二;我会花更多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比如说出去旅行……

和母亲在一起和母亲在一起

  七、毫无保留地爱你所爱之人

  这段人生经历改变了我的想法,人生的意义应该是给予他人无条件的爱。在AI时代,这种爱更加难能可贵。

  AI在做重复性工作方面比我们有优势,但将人类与AI区别开的,是爱与创造。不管科幻小说如何描述,AI终究是没有感情的。AlphaGo不喜欢下棋,它赢了比赛不会觉得开心,输掉比赛也不会难过,事实上,它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下棋。

  AI承担重复性的工作并不意味着人类没有工作可做,需要人情味和爱的工作仍然只有人类才能从事,比如导游、礼宾、护士、教师等。

人类与AI共存的蓝图人类与AI共存的蓝图

  长远来看,我更愿意相信30年之后,我们会觉得AI的出现是件幸事:它没有抢走我们的工作,而是将人类从繁琐的重复性工作中解放出来,让我们有时间去做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事情,构建出人类与AI共存的美好蓝图。

  这就是我在过往的人生岁月中学到的七件事。当我在SGI公司的项目失败时,我知道了创新不能忽略实用性;当我面临死亡时,我学到了要毫无保留地爱你所爱之人。

  One more thing — 你看了这篇文章可能会发现我最重要的人生教训不是来自成功,而是来自我的失败。所以,请记住,你人生中的失败,并不是对你做错事的惩罚,而是一个学习人生课程的宝贵机会。



https://tech.sina.com.cn/i/2020-09-16/doc-iivhuipp4751039.shtml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佛山百度推广 » 李开复:我希望20岁时就知道的七件事

佛山百度推广,我们更专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