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花钱推广
得到更多的回报

“犀牛”台前幕后 阿里新制造的野望

  “犀牛”台前幕后 阿里新制造的野望

  本报记者/李立/杭州报道

  雪藏三年,工厂被保密至最后一刻,陆续到达杭州的记者们最后一刻才拿到具体地址。

  离开场足有20分钟,淘宝天猫总裁蒋凡站在狭窄的过道上一边低头看手机一边等待重磅嘉宾的到来,足可以说明这件事的非常意义。

  不过阿里巴巴内部的另一个说法称,这个项目真正的操盘手是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花名逍遥子)。

  2019年春节前夕张勇视察工厂,放下一句话:“练好内功,没有我的批准,谁都不能进。”

  “100件起订,7天交货”,犀牛工厂对传统服装供应链如何实现柔性改造,才是充分激发外界好奇心的关键。

  “与其说我们建了一家工厂,不如说是(新制造)试验田。”9月16日,阿里巴巴犀牛智造CEO伍学刚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工厂的核心是系统和算法,优化到一定程度才会对外开放与共享。

  服装业切片

  新制造是马云在2016年云栖大会上提到的“五新战略”之一。按照马云的设想: “新制造将会重新定义制造业,重新定义客户、市场、供应链和所有的商业、运营以及服务。”

  犀牛工厂的出现既是落地新制造,也是真正将阿里平台上多年沉淀的数据,更直接地当生产工具来用。

  从“犀牛智造”曝光的模式看,在需求端,打通淘宝天猫,为品牌商提供精准销售预测,让按需生产可规模化实施;在供给端,通过柔性制造系统,将服装行业平均1000件起订、15天交付的流程,缩短为100件起订、7天交货。

  “这样做直接的好处是缓解中小商家的库存压力,”伍学刚告诉记者,“服装行业产品生命周期长,商家由于库存造成的浪费通常占到全年销售额20%到30%。”这个痛点在2020年表现尤其明显。受疫情影响春装大量积压仓库,在“中国服装第一街”杭州四季青服装市场,有商家在直播间以“9.9元一斤”的方式,像卖蔬菜一样清库存。

  这也是新制造选择服装业作为试点的重要原因。在和逍遥子的讨论中,伍学刚列出了选择试点三个维度:大行业、痛点深、阿里比别人更具优势。服装是阿里电商平台上最大的垂直销售类目,销售额过亿元。

  在生产车间有限开放的时间里,记者一窥犀牛工厂真容。

  工厂“智慧大脑”、中央智能仓是犀牛工厂引以为豪的核心。

  通过数字化设计系统,工厂可以实现3D快速仿真测试、为商家提供报价基础、为供应链提供采购依据、为生产提供工艺指导,加速了产品上新和换款;中央仓则犹如餐饮行业的“中央厨房”,可智能采购、柔性供给。犀牛智造,每块面料都有ID,可全链路跟踪、自动出入库管理、自动配送和智能化拣选。

  通过自研的“棋盘式吊挂”,物料可以自动分配至相对空闲的工位,智能小推车自动在车间穿梭,每个工人实时技能效率直接反馈到智能操作系统上。

  现场工作人员介绍,通过这套自主研发的系统,工厂实现了50%的无人化生产,两个小时就能完成全系统换款,大部分订单1小时内即可完成,更好地配合小颗粒度订单的生产。

  淘宝下半身

  在蒋凡简短的开幕致辞中,“淘宝下半身”提法引人注意。

  “犀牛智造将打造淘宝的下半身,帮助中小商家,数据驱动,生产环节紧密相连,更聪明的生产排期,制造能力像云计算一样调动。”蒋凡说。

  淘宝直播商家“烈儿宝贝”是第一批和犀牛工厂合作的商家之一。“我们采取的直播预售模式,预售当天常常十分火爆,我们忙着加单补货,后续又因消费者过久等待退单、不合适退货,造成库存积压。”烈儿宝贝产品经理曾扬健告诉记者,和犀牛合作之后,预售周期缩短60%,无货退款率显著下降。

  在伍学刚看来,需求驱动是犀牛与其他工厂的本质区别,热力牛仔裤就是按需生产的典型例子。

  研发团队通过数字洞察发现,女孩子既想穿牛仔裤又不想穿秋裤,希望裤子既保暖又好看,热力牛仔的需求快速暴发。工厂和商家很快进行了合作,通过直播,一个晚上就买掉约10万件。“从洞察机会,到转成商机、完成交付,整个过程只有半个多月。”

  淘宝店铺FANO是一对夫妻创立的独立设计师品牌,定位细分,受众群体覆盖面较小,单笔订单较少,但对品质要求较高。此前,受限于订单规模,FANO的产品只能交由行业中的小型工厂代为加工,品质与交期稳定性不足。

  从2018年9月起,FANO每周上新的牛仔服装基本上都交由“犀牛工厂”生产,最少的一笔订单只有100件。尽管订单量少,但品质不降反升,实现了每周上新场景下的交期和品质的双稳定,退货退款率双双下降,牛仔品类销售GMV整体提升了5倍。

  “行业不缺做小单的作坊,但可持续小单快反生产的平台目前只有‘犀牛’工厂,只有可持续性的柔性供应链对我们才有价值。”FANO负责人项如意说道。

  不过蒋凡所说的“淘宝下半身”意义还不仅于此。

  资深互联网行业观察人士王如晨对本报记者表示,服装行业是阿里巴巴的集中优势所在,犀牛以销定产的柔性供应链与异军突起的直播行业也更加贴合。在王如晨看来,以往不同的电商更多是作为销售端对接数据,通过自建工厂,阿里才真正实现了新制造的闭环探索。

  更深一层的含义还在于与平台商家的深度绑定,与平台上的小商家,新品牌的合作也非常契合近两年阿里在新品和创新上的诉求。

  就在一个星期之前,蒋凡刚刚宣布启动“天猫超级新秀计划”,3年之内帮助1000个新品牌年销售过亿,100个新品牌年销售过10亿。现在看来,要实现目标显然不局限在引进品牌,犀牛工厂也会是新品的重要孵化地。

  谨慎的热望

  尽管在前端造足了噱头,犀牛工厂同时保持了更多谨慎。

  “赋能”这个阿里巴巴很偏爱的词没有出现在伍学刚的字典里,“阿里巴巴进行新制造不敢去轻言赋能”。据伍学刚透露,目前有200多个淘宝中小商家与犀牛达成合作。既有直播商家、也有平台合作紧密、强信任度的商家,还有小单快反、愿意尝试技术和面料创新的商家。

  “欲速则不达”,这件事又要走得快,又要走得稳,伍学刚说,犀牛工厂目前的目标是服务好淘宝、天猫的商家。

  在业内人士看来,柔性生产,按需定制在服装行业并非新概念,但从工厂、平台到专业供应商各存心思。

  2019年冬天,记者走访山东纺织产业带,一大型外贸纺织工厂的营销负责人就告诉记者,和各大电商平台均有合作,但也在自建渠道。从外贸转内销的过程中,渠道虽然是痛点之一,但工厂更看重自身的核心数据与技术。将电商平台前端积累的数据与后端的供应链打通,看似美好却并不现实。

  不过直播崛起无疑也成了反向定制的催化剂。像雪梨这样的红人从电商创业就开始尝试,按销定产,现在已经是红人电商的标配。

  宸帆品牌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传统服装的库存压力大,红人却可以提前和粉丝沟通。通过前期种草和预热,在服装上架前7天就可以预测货品大概的销量,引导供应商柔性生产,优化库存管理,服装上架后的准确销量可以再次向供应商追加下单。设计、营销、采购到上市销售周期缩短至20天,平均存货周转天数53天,而一般时尚品牌平均存货周转天数是188天。

  今年宸帆旗下品牌CHIN联手十多个国际IP,发布的CU系列T恤就是成功案例。通过预售前期的种草发酵做出销售预判,上新当晚,12个红人空降雪梨直播间开启售卖,3小时内CU系列单链接销量突破了69万件,销售额突破3000万元。

  不过在选择OEM代工厂上,宸帆显得较为谨慎。据内部人员透露,他们和江浙、广东的工厂都有合作,但会根据不同的衣服类型选择合适的工厂。

  品牌商和工厂格外看重自有的技术和核心数据,加之服装行业做数字化转型涉及不同的颗粒度和坐标,不是普通的标准化方案可以解决的。一家专业为服装企业提供ERP系统的供应商告诉记者。

  在上述人士看来,这条看似顺理成章的柔性供应链上,涉及的多个环节既需要数字化,但这些环节却在和更多的端口打通上持观望态度,这也是阿里的犀牛工厂较为谨慎的重要原因。对于阿里来说,将平台数据导入生产端,扶持平台商家是一个更有效率的决定。

  犀牛的实验或者给新制造的落地提供新的思路。在王如晨看来:“新制造不可能依靠单体工厂创造多少绩效,它更像是试验场,像盒马之于当初新零售,平地起高楼,必然需要独立探索,松散的产业合作不会有真正成效。”



https://tech.sina.com.cn/i/2020-09-19/doc-iivhvpwy7556691.shtml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佛山百度推广 » “犀牛”台前幕后 阿里新制造的野望

佛山百度推广,我们更专业!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