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花钱推广
得到更多的回报

抖音淘宝脱钩、美团支付宝对抗 互联网大厂由竞合转为划江而治

  原标题:抖音淘宝脱钩、美团支付宝对抗,互联网大厂由竞合转为划江而治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苗弋

  日前,抖音直播带货政策突变,抖音负责人表示,平台将加强直播带货管控。从9月6日起,第三方平台来源商品直播分享需要通过巨量星图平台匹配直播带货达人;从10月9起,第三方来源的商品将不再支持进入直播间购物车;小店平台来源商品不受影响。上述政策仅针对直播带货,短视频仍可正常搭载第三方链接商品。

  市场人士表示,虽然这次只是直播禁淘宝京东,但以后全部闭环是迟早的事,抖音将开始与淘宝和京东正面对决。

  其实,不止抖音,随着早前的BAGT到美团、抖音、拼多多,互联网巨头排位更迭,正面竞争也将更加激烈。

  美团对抗支付宝,支付领域打响“中场战事”

  7月29日,有不少用户在美团外卖app点餐时发现,支付选项已经没有了“支付宝”,仅剩下银行卡、美团月付、微信支付等,两大移动支付巨头之间的较量再度拉开了帷幕。

  美团虽正面硬杠阿里,但介于用户舆论压力,两天后,美团又悄悄将支付宝放回支付选项列表,不过藏进了折叠区域。

  这不是王兴第一次让支付宝“下岗”,2016年、2018年有过两次用户反映美团点餐曾短暂无法使用支付宝支付的情形,不过最终都在用户的呼声中妥协。

  中国互联网原本就是一部互不联网的发展史,微信和淘宝屏蔽对方是事实,京东不支持支付宝也是事实,想要在一个平台里打开另一家平台的链接原本就是很复杂的一件事,即便只是分享也不行,因为大家都想把用户和数据牢牢的攥在自己手里,形成流量护城河。

  当企业的各类资源都被数据化,且数据孤岛被连通到一个平台上,资源的供给、业务的需求、协作的界面等一目了然。

  中关村信息消费产业联盟副秘书长包冉表示:若美团的每一笔订单,假设100%都由支付宝来支付,那就意味着,阿里系相当于拥有美团的所有交易数据,这是绝对不可容忍的。

  无论如何,未来美团彻底切断支付宝都是势在必行。

  2020年3月,支付宝宣布要从金融支付平台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开始涉足美团业务。

  2020年5月,美团正式推出“美团月付”功能。美团月付是美团今年刚推出的类似“花呗”的信用支付产品,最长享38天免息期,最长可分12期还款,支持延期和分期还款。

  据美团官方披露,美团月付可有效提升美团的支付订单转化率,试运营期间,月付用户的美团订单量平均提升超20%,交易金额平均提升超15%。用户对月付的使用意愿也在不断增强,追踪数据显示,用户开通美团月付六个月后,月付支付在其个人消费金额中的占比相较开通首月,平均可提升超六成,越来越多的用户,尤其是90后、95后美团用户开始习惯把美团月付设置成首选支付方式。而在下沉市场,三四五线城市用户的月付开通意愿和还款表现甚至比一二线城市用户还要高。

  此次美团的电商业务另一个想象力在于——这可能是美团消费金融布局的另一领地。首先该业务是“月付”团队在负责,也由“月付”窗口导流,并且3块钱的东西也能使用月付支付。

  毫无疑问,美团月付正试图通过一些价格低廉的商品来试探平台用户的信用支付习惯。

  据央视财经报道,近年来,国内科技巨头纷纷跨界涉足金融服务领域。数据显示,2020年第1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机构综合支付市场总体交易规模达64万亿元人民币,其中支付宝、腾讯金融和银联商务分别以48.44%、33.59%和7.19%的市场份额位居前三位,市场份额总和接近90%,其余各家瓜分10%的市场份额。

  虽然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头部地位依然难以撼动,但支付领域已成为互联网巨头以及互金机构争夺的香饽饽。近一年多时间里,大型互联网平台和金融机构的信用支付产品出现密集上线的趋势。

  具体来看,2019年5月苏宁金融APP任性付分期商城上线,2019年11月微众银行上线“小鹅花钱”,2020年初360金融的“微零花”,2020年3月微信的“分付”,2020年5月美团金融的“月付”,还有2020年7月支付宝上线的花呗“月月付”(测试阶段)等。

  抖音淘宝脱钩,流量变现争夺战

  如果支付是流量之战,那么流量就是生存之战。互联网公司生存的核心竞争力是掌握流量,谁拥有大流量谁就掌握话语权。

  近日,字节跳动旗下商业内容智能交易与管理平台巨量星图发布公告称,从8月6日起,第三方平台来源的美妆个护商品直播分享需要通过巨量星图平台匹配直播带货达人,小店平台来源商品不受影响。

  巨量星图是基于创作者生态的一站式服务平台。为保障合作者的合作收益,巨量星图将抖音直播订单设置为“订单底价+商品售卖佣金”的结算方式。

  根据抖音平台官方规定,当用户粉丝数达到1000、视频数达到10条时,便可申请在主页开通“商品橱窗”,将商品链接(包括但不限于抖音小店、淘宝、京东、唯品会等)放上橱窗作为分享。

  而抖音小店是抖音自有的提供商品售卖服务的电商平台,其运营模式也类似于“淘宝店铺”,当用户开通小店后,需负责商品的售前售后服务,而不是仅仅像“商品橱窗”一样分享为主。

  也就是说,从8月6日起,不是抖音小店的美妆链接,如果要挂直播购物车,就必须通过星图发送任务订单,而直播订单的结算方式为“订单底价+商品售卖佣金”,这意味着整体的合作成本也将增加。

  而此次被抖音限制的美妆外链最大的来源恰巧就是淘宝,这一举动被外界热传为抖音“去淘”的第一步。从美妆开始,抖音逐渐切断平台与外链的所有联系。

  此外,不久前,抖音推出一款后台工具——抖店,这款工具支持上线IM通知、今日业绩查看等功能,如订单管理、商品管理、售后管理、资产管理、数据等功能的产品。

  随后,有商家发现,淘宝千牛对最近在抖音上推广商品的商家,进行了功能上的调整,现在已经无法从千牛添加商品链路到抖音中进行推广。

  抖音商家与淘宝千牛脱钩,预示抖音与淘宝的竞合关系也悄然改变。

  淘宝内容电商事业部总经理俞峰曾对媒体表示:“阿里跟抖音快手之间是很好的合作伙伴,阿里很多的部门跟抖音快手也有很多合作。”但是,近期随着抖音电商业务开足马力的布局和渗透,这种表面上的和谐正在被暗地里的较劲取代。

  据统计,抖音坐拥4亿日活的巨大流量,但由于自身缺乏流量变现的能力,一直以来,通过与淘宝、京东、苏宁、唯品会在内的第三方电商平台导流的模式,进行流量变现。

  从早前成立的电商部门、推出抖店,到搭建自身的电商生态体系,可以看出,抖音也在搭建自己的电商生态。

  千牛与抖音“失联”,从侧面来看,淘宝正在关闭一条对抖音开放商品资源的渠道,也意味着淘宝和抖音之间的合作热情正在逐渐消散。

  一方面通过柔和的手段逐渐拆外链,另一方面,抖音也在建立新的盟友关系。

  在盟友的选择上,抖音近日与苏宁易购达成深度合作,苏宁将入驻抖音平台开设“超级买手”直播间,为消费者带来超低价商品及优质服务,合力打造重磅直播电商IP。未来消费者从抖音电商直播间购物能够买到苏宁易购提供的商品,并且消费通过直播间购物所遭遇的后服务乏力问题也将一并解决。据统计,8月7日,苏宁易购与罗永浩联合带来的专属直播间,当天成交额即破2亿。

  艾媒咨询数据指出,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预计2020年行业市场规模将突破9000亿元。在这一辽阔的近万亿规模市场里,抖音的想象空间无疑很大。

  抖音内容平台自建闭环的动作逐渐明朗化,不仅让双方的合作关系变得微妙起来,也让阿里意识到大量的站外流量并没把握在自己手里。

  不过,从不会坐以待毙的阿里巴巴已在近期谋划一款定位为“一站式红人服务平台”的App——星推,邀请包括抖音、快手在内的各内容平台“非签约机构”达人免费入驻,并提供专项扶持政策。

  这意味着,手握头部机构主播的淘宝生态,终于将手伸向了各大内容平台做音频、图文、短视频、直播带货的“非机构”达人,覆盖抖音、快手、微博、B站等平台。

  任何平台的开端都是服务,而结局往往都是规则。谁将会成为未来的规则制定者,还有待检验。

  腾讯包抄,围堵阿里

  当业界讨论互联网竞争格局时,不管早年的京东阿里、不久前的美团与饿了么,还是现在的美团京东拼多多,都归结为背后投资方腾讯与阿里的博弈。

  这几年美团迅速壮大,按市值计算,已成为继腾讯、阿里后的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原来的BAT格局变成了ATM格局。

  美团点评2019年年报披露,截至2019年末,腾讯持有美团点评B类股份20.78%,占总股本的18.15%。从整个互联网的生态来看,美团点评和腾讯基本是站在一起的,美团点评的腾讯系色彩也相对浓厚。

  不管美团与支付宝,还是抖音与阿里,互联网圈奉行“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早年间,在阿里、京东和苏宁之间的电商大战中,京东喜欢追着阿里撕,而苏宁又经常追着京东撕。

  2015年8月10日,马云和张近东完成历史性的握手,两家公司相互入股完成联姻,而后阿里和苏宁达成全面战略合作。

  不过好景不长,2017年至2018年,短短一年时间,苏宁就把阿里股票卖得一干二净,并借此获得140亿元巨额收益。

  “苏宁是苏宁,阿里是阿里,万达是万达。我们之间不是结盟。”2018年,张近东曾对外界表示过苏宁不与其他企业结盟的态度。

  反观阿里,由于苏宁的股价长期低迷,阿里投资苏宁的283亿元也跟着持续亏损超70亿。但就目前情况来看,阿里仍然“忠贞不二”、一股未抛。

  当初在阿里和苏宁达成战略合作时,就有不少人认为苏宁只是阿里用来对抗京东的一枚棋子。

  虽然苏宁的加入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阿里当时的焦虑,但从后来苏宁清空阿里的股票来看,苏宁显然志不在此。

  苏宁从线下向线上进行了多年痛苦的转型之后,忽然发现线下场景又成为了一个很重要的领地,而这又正是苏宁的优势所在。尤其是在下沉市场,苏宁的乡镇及农村渠道的渗透力可以说是无处不在。而阿里又在不断地加速向线下渗透,所以两者的业务交叉可以说是无法避免。

  诚然,各家的支付产品为各自的生态体系服务,比如不仅淘宝app没有微信支付选项,京东app也没有支付宝选项。这本无可厚非,但从用户使用的便捷性角度来说,确实不太友善。

  近日,阿里巴巴和美团点评都发布了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新一季财报。阿里最大的亮点是阿里云收入增长59%,美团的最大亮点是外卖业务经营利润大涨至12.53亿元和22.1%的新业务增速。

  越来越多的投资者相信,美团才是阿里最大的竞争对手。背后的逻辑很简单:在天网(线上平台)和地网(线下物流)的基础设施已经完备的今天,实物商品和服务商品之间的交付界限早已模糊;和阿里一样,美团同时具备天网和地网的能力;且美团对阿里形成的是非对称竞争。

  今年阿里将继续面临来自“腾讯系”的美团、京东、拼多多、哔哩哔哩等公司的猛烈进攻,多一个盟友也就多一分力量。



https://tech.sina.com.cn/i/2020-09-01/doc-iivhuipp1909199.shtml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佛山百度推广 » 抖音淘宝脱钩、美团支付宝对抗 互联网大厂由竞合转为划江而治

佛山百度推广,我们更专业!

联系我们